站点检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栏目导航  
公告通知   更多>>
  当前位置: 德州共青团  >  调查研究 > 正文
中国流浪未成年人调查报告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该调研是由中央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与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合作进行的,主要采用文献研究、问卷调查、个案访谈和实地观察的研究方法。在实地调研中,运用非概率抽样,抽样总体是民政系统的130多所救助站,抽样框的选择综合了地理位置分布、救助站工作开展情况、站内未成年人的流动率等因素,选择了北京、上海、广州、大连、长沙、昆明、乌鲁木齐、成都、郑州9个城市。由于救助站内的未成年人流动性很大,无法采用严格的概率抽样,因此只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对所有在站的流浪未成年人进行问卷调查,形成本次调查的样本,总共调查流浪未成年人364名。
  1.流浪未成年人的总体状况
  (1)流浪未成年人的数量。由于流浪未成年人的不确定性以及统计标准不同,在我国,流浪未成年人总体数量始终难以确定,而且相差悬殊。据民政部社会福利司的有关官员根据目前全国流动人口的规模,以及几个典型城市流浪未成年人与流动人口的比例规律,推算出全国流浪未成年人每年大约在100万左右。
  另据2005年民政部统计,全国现有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130家,自2003年8月至2004年底,共救助流浪未成年人123101人次,占救助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总人数的16.84%。
  流浪未成年人的产生主要有三类情况:一是因家庭问题严重而选择离家的;二是失去家庭监护而离家的,如孤儿、被遗弃未成年人、罪犯子女;三是外出打工没能找到工作或迷路而流浪的。从这三类情况的有关数据看,我国潜在的流浪未成年人数量会非常庞大,估计会有几百万人。
  (2)流浪未成年人的地域分布及流向特点。从地域分布看,据民政部提供的数据,相对于各地人口基数而言,本地流出流浪未成年人比率较大的省份前五位的依次是四川、吉林、安徽、贵州和河南,而我国西北、西南边疆及少数民族自治地区,以及东部及沿海地区流浪未成年人流出数量相对较少。相对于本地户籍人口规模而言,上海、吉林、广东、四川、天津、北京、湖南是流浪未成年人流入比例较高的城市。另外,四川、河南、安徽、湖南、山东居全国流浪未成年人流出和流入数量的前五位。
  从流向特点看,一是农村向城市、经济欠发达地区向发达地区流动。据国家民政部门统计,我国流浪未成年人来自农村的占83%,来自城镇的占17%。二是向省会和周边省份流动。三是向大城市流动。流浪未成年人问题在一些大城市尤为突出,例如此次调研在民政部建议下选择的几个代表性城市:郑州、成都、广州、北京、上海、长沙、昆明、乌鲁木齐和大连。向大城市流动有其内在的规律性,流浪未成年人往往是流入经济社会发达的城市,流入交通枢纽的城市,流入气候条件相对较好的城市。四是跨国流浪。本次调查发现,近年来在昆明、上海等城市出现了来自缅甸、越南等周边国家的国际流浪乞讨未成年人。
  2.流浪未成年人的群体特征
  (1)性别:大多数为男孩(79.8%)。
  (2)年龄:多在12-16岁(77%),其中14岁是高峰(21.2%)。
  (3)民族:以汉族为主,新疆维族流浪未成年人问题突出。
  (4)地源:超过八成的人来自农村,近七成的人来自外地。
  (5)学业:近九成的人没有完成义务教育,一半以上的人没读完小学。
  (6)身体:近四分之一的人有受伤痕迹或生理缺陷。
  3.流浪未成年人的离家情况
  (1)离家年龄:小学高年级和初中阶段是首次离家出走的高峰期。第一次离家出走时的平均年龄是11.71岁,以12岁的比例最高(69%)。
  (2)离家经历:半数以上的人有过两次以上离家出走的经历。
  (3)离家时间:离家超过1年的人高达40%。
  (4)离家后与家庭的联系:没联系过的人占59.2%,“经常想家”和“有时想家”的人占81.7%。
  4.流浪未成年人的离家原因
  流浪未成年人的形成原因十分复杂,并非单一原因造成,而是社会、家庭、学校等各种推力和拉力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
  (1)贫困,是流浪未成年人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调查显示,将自己离家的原因归结为“家庭贫困”的人占20.4%,归结为“想外出打工赚钱”的人占28.3%。在区域性贫困导致未成年人流浪的方面,以新疆、四川和河南最为明显。
  (2)人口流动,是流浪未成年人问题出现的特定社会环境。流动未成年人和留守未成年人作为我国当前城市化进城中转轨的一代,在生活、教育和就业方面都面临很大的问题,从而成为城市流浪未成年人的重要源头。调查显示,出自本地城市的流浪未成年人数量比较少,只占总数的15.3%;相比之下,来自外地的流浪未成年人数量非常之高,占到84.7%。
  (3)家庭问题,是导致未成年人离家的直接原因。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对未成年人身心造成影响,从而导致他们流浪的家庭问题,可归结为两类:一是父母离异、丧父/丧母等家庭变故的原因,导致一些未成年人无法适应单亲家庭、再婚家庭的新环境,他们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最后选择离家出走;二是一些家庭尽管父母健全,但是关系不好,对未成年人造成身心伤害,从而致使其离家。调查显示,认为“父母双方生活在一起而且关系融洽的”人仅占22.4%,也就是说,大部分流浪未成年人的家庭都存在问题。家庭问题不管属于哪种情况,最后大多通过教育方式失当(占三至四成)和家庭暴力(占一至二成)这两种形式表现出来,直接作用于未成年人,从而导致未成年人离家流浪。
  (4)学校及同伴对未成年人流浪行为的产生有间接影响。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学习压力给未成年人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引发未成年人离家。调查显示,流浪未成年人在上学期间逃课逃学的情况比较普遍,逃课三次及以上的人就占到37.7%。二是同学之间的相互影响。调查发现,流浪未成年人先是与不良同学交往,随后与家庭发生矛盾,选择离家出走,由此走上了流浪生活。另外,有些流浪未成年人开始的时候并不敢离家很远,并且离家后一段时间会自己回家;但是,如果还有其他的未成年人(例如同学)在一起,就很容易形成长期流浪的情况。
  (5)犯罪集团的拐骗。调查中,我们也发现一些人被犯罪集团引诱/拐骗而导致流浪的情况(8.2%),其在新疆地区尤为严重。
  5.流浪未成年人的街头生活
  (1)去向选择:具有很大的盲目性。流浪未成年人对于“离开家或家人的时候首先想到去哪里”,调查显示,完全盲目的“没有目的,去哪是哪”的人占23.7%;有一个大致的想法,但没有确定具体的去向的人占43.5%,其中15.9%“去能打工的地方”,13.7%“去好玩的地方”,13.9%“去城市”;有具体目标的人仅占30.6%,其中16.9%“去有熟人和朋友的地方”,5.9%“去亲戚家”,7.8%“去派出所”。
  (2)交通方式:主要是购票搭乘公共交通工具。调查显示,搭乘公共汽车的人占42.2%,搭乘客运火车的占31.2%,搭乘货运火车和汽车的占14%;流浪未成年人在搭乘交通工具时,50.1%的人或者自己购买或者由别人帮忙购买车票,不买票混乘的占三成以上。
  (3)生活伙伴:一半以上的人和其他人一起生活。流浪期间,“一个人独自生活”的占45%。
  (4)住宿场所:公共场所到处栖身。调查显示,流浪期间,31.9%的人住过“车站、码头”,32.8%的人住过“路边空地、空房、下水道、地铁、涵洞、建筑工地”,39.7%的人住过“出租屋、旅馆”,34.5%的人住过“娱乐场所、录像厅、卡拉ok厅、游戏厅、网吧、公园”。
  (5)生活来源:超过四成的人依靠正当手段谋生。调查显示,靠“打工赚钱”(包括发小广告、卖花、擦皮鞋)的人占41.4%,靠“偷、骗、抢劫”的占30.3%,靠“捡垃圾”的占26.6%, 靠“乞讨”的占16.6%。值得关注的是,交互分析结果显示,“独自生活”的孩子靠“偷、骗、抢劫”为生的只有15.7%,而与“成年人一起生活”和与“流浪未成年人及成年人一起生活”的比例分别是47.9%和47.8%,说明流浪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与成年人教唆有关。
  (6)受害经历:一半以上的人有过受害遭遇。调查显示,经历过“被辱骂”、“被殴打”和“钱物被人抢走或偷走”的流浪未成年人,分别达到61.1%、51.6%和43.5%。
  (7)不良习性:近四成的人有不良习惯和违法行为。调查显示,靠偷、骗、抢劫和贩毒、卖淫等违法犯罪行为谋生的人达到32.9%,有过其他不良行为的人也不在少数。调查中了解到,流浪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最为突出的是新疆籍未成年人的有组织犯罪。据上海市公安部门介绍,新疆籍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占全部流浪未成年人犯罪的50%左右。其主要特点是成年人幕后操纵,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目前已逐渐发展成为带有职业化色彩的犯罪集团,并且随着各地打击力度的变化情况流动作案。
  (8)流浪感受:超过七成的人表示不喜欢街头流浪生活,表示喜欢的不足三成。调查显示,也有少数的人认为流浪生活的主要好处是“自由自在”(62.9%)和“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44.6%),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流浪生活的主要坏处是“不安全”。
  6.流浪未成年人的受助情况
  (1)街头受助:调查显示,半数多的流浪未成年人得到过社会爱心救助,其中得到过的具体帮助的人分别是“有人给吃的”占51.8%,“有人给钱”占45.7%,“有人送我去或帮忙联系救助机构”占44.7%,“有人给穿”的占35.7%,“有人送我回家或帮我联系家人”占30.5%,“有人给住的地方”占30.5%。另外,流浪未成年人最希望得到的帮助是“教我知识和本领”,占到48.1%。
  (2)机构受助:调查显示,约三成的流浪未成年人被有关机构救助过两次以上,重复救助与反复救助的问题比较突出;大部分流浪未成年人是被动救助的(75.9%),救助中警察发挥了重要作用(占50.9%),主动找到救助机构的仅占20.3%;57%的人“喜欢”救助机构里的生活。
  就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看,目前有关救助机构还存在一些问题:一是“限制自由”和“生活枯燥”,目前政府救助机构基本上还是封闭式管理,活动场所有限,孩子们每天的活动都处于工作人员的监管之下。二是 “吃住条件不好”。很多孩子反映在救助站里吃不饱,吃不好,我们也发现,大部分救助站孩子的用餐标准低于工作人员的标准,在个别地方我们发现孩子们吃工作人员的剩饭。三是“受到体罚和责骂”、“受到同伴欺负”。目前救助机构工作人员的素质有待提高,工作方法有待改进,特别是对流浪未成年人内部的欺凌现象要加以重视和解决。四是“学不到知识技能”。目前仍有一些救助机构不具备教育功能,即使有一些可以开课的,也往往是非常规的间断性课程。从国际非机构化福利理念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需要对目前封闭式的流浪未成年人救助工作模式进行反思和重新设计。
  7.流浪未成年人的自我认识及未来规划
  (1)自我认识:多数正面肯定。运用聚类分析方法,将本次调查的流浪未成年人的自我认同进行归类,出乎我们的预料,他们自身的感受并非很糟糕。调查显示,自认为是“积极向上型”的人在五成至近八成之间,自认为是“快乐型”的人超过六成,自认为是“自我生存型”的人也在五到六成之间;而自认为是“消极悲观型”的人也就二三成。
  (2)未来打算:多数积极进取。调查显示,流浪未成年人辍学离家在外漂泊,经历了诸多的不良生活境遇;但当调查中问道“你将来打算做什么”时,我们听到的是绝大多数孩子对自己未来的期待和憧憬:回答“我想多学点知识”、“我想干一番事业”的人都在八成以上,有五至七成的人回答“我想多挣些钱给家里”、“我想在这个城市里安家”、“我想出去自己独立谋生”,持被动(不到三成)和消极(只有一成多)态度的人不多。
友情链接>>
中共德州市委、德州市人民政府主办 德州市各县(市区)政府、市直各单位联合承办 德州市电子政务办公室规划设计并技术实现

建议使用IE5以上 1024*768 分辨率浏览